“不要慌。”坐在驾驶室的伊薇特,对驾驶员安抚了一句,便闭着眼睛养神。尽管打开了基因锁,但在基地里的战斗,也让她耗去了不少的精力。基因锁的开启,伊薇特感觉带来的第一个好处就是精准,不是指射击的精准,而是对身体控制的精准,这是她能够单枪匹马独自在基地里干掉那些鹰族的凭仗,当然,她在硝烟中生死边缘领悟的经验,也是重要的一环。

驾驶着这辆比地球上运载坦克的重型运输车还要庞大的汽车,这位仍穿着白大褂的研发人员,都快要哭出来了,他结结巴巴地道:“议员,伊薇特议员,我说,我说以前参加过黑市飚车,那是,那是跑车!天啊,这方向盘,这档位,我是在开车吗?不!我是在健身房做力量练习!同时在开车!后面还有一堆鹰族,上帝啊!”

重型汽车本来就不是赛车可以相比的,加上紧张,还有不时飞过的流弹,驾驶员好几次差点把车开到路基下去。伊薇特睁开眼,笑了起来,对那驾驶员说:“再说车上的人,没谁不会开车吧?如果你觉得不能胜任,要不,换个人?”

基因锁开启的第二个效能显露出来,清醒。

在听了伊薇特的提议之后,驾驶员似乎从慌张和恐惧里瞬间清醒了一下:“不,议员,我做得再差,也比你们好。我不会把性命交托给只会开自动档汽车的家伙手里!嘿,不要小看我,新纽约的黑夜飞鹰托尼!”说着巨大的重型汽车猛然加速,在潘多拉星球的地表上奔驰起来。

不过几秒之后,托尼又开始诅骂起后面的鹰族,尤其当后面鹰族的追兵,一发流弹飞过,打爆了一侧后视镜。伊薇特并不太担心,玩过赛车游戏的人都知道,电脑不赖皮的情况下,技术好的玩家,总是能战胜电脑。在现实中,由计算机控制的鹰族,伊薇特不认为它们能赢过曾经身为半职业车手的托尼。

而她的平静,带给这支临时拼凑起的逃生的小队,一种感染力,让他们至少不那么慌乱。乔治坐在后厢看了一时手上的机械表,十一点四十分,他拿起后厢的通话器,呼叫伊薇特:“长官,还有七分钟,电磁风暴的稳定间隙期就结束了。”尽管潘多拉的磁暴毫无规律,但至少两次磁暴之间,有至少十一分钟的间隙。

“五分钟后,开始启动鼓风机。”

“是!长官。”乔治放下通话器,对着车后厢的那些研发人员、后勤部士兵吆喝,“快点、快点!把鼓风机并排放好……”为了生存,没有人去质疑他的命令。但一开始行动,就出问题了。

挺着硕大啤酒肚的乔治,稳稳地钉在重型运输车后厢,不论运输车如何颠簸,都纹丝不动,这给车后厢的人们带来一种错觉:站稳,很容易。那个后勤部的一无是处的胖子都可以做到的事。

自重超过二十吨的超重型运输车,以一百英里以上的时速,奔驰在潘多拉星球的土路上——这似乎是某些大型肉食动物,从森林间践踏出来的道路——就算地球上的机耕路,也要比这平整一百倍!

本来坐在车后厢,拉着蓬布扣环固定身体的人们,刚一放开手站起来,重型运输车碾过路面一块半米高的石头,立刻有人高高地抛起。而开车的托尼没有更多选择,只能碾过这块石头,要不就去撞路边直径超过十米的大树。

当那个被抛开起同伴,飞出去撞在路边的大树上,把人类最为坚固的头骨撞得碎裂,车后厢的人们胆怯地重新蹲下了。车速很快,那大树上慢慢下滑的无头尸体,在几秒后就看不见了,但这并不能让那恐怖的一幕,马上在目睹者心中消失。

除了那个之前把军兵种标识撕下的马丁,他看着乔治,身边追赶着的鹰族,不断射来枪弹在空气划出无数橘黄的轨迹,身边是如受惊的小兽一般,死死拉着蓬布扣环的同伴。马丁突然嘶吼起来:“贞德!赐予我力量!”

边上有研发人员,在哆嗦中摇头道:“这家伙完了,疯掉了!”又有人讽刺他,“上帝啊,你念错了台词,应该是:赐予我力量吧!我是希瑞!”其他人,都默然地等待着自己的死亡到来,连理会他的兴趣都没有。

眼中流露着某种执着的狂热,马丁放开了雨蓬扣环,整个身体趴在车厢板,慢慢地用十指抠着车厢板的间隙,向那两台鼓风机移动。车辆在起伏中,他不时被抛起,然后砸落在车厢板上,虽然趴着重心低,不至于和刚才被抛出去那个同伴一样,但几次之后,鲜血也一口接一口的喷出来。

眼见他就要不行,乔治走了过去,毕竟曾经是地球上最好的军队里的精锐,起伏不定的运输车,并不能带给他太大的困扰,他向马丁伸出手。对于军人来讲,硬汉的表现,总比懦夫和软蛋,更容易受认可。

但马丁摇了摇头,他挣扎着半跪起来,抹去嘴边的血迹:“乔治,你这个只会倒卖军需和偷酒喝的死胖佬,因为跟随贞德,你可以变得这么强了,我也可以!贞德!赐予我力量!”对于不知道当年乔治曾在非洲草原,一夜间赤手屠尽狼群的马丁,也许乔治是成为伊薇特的跟随者,才有这样的表现,便是唯一的解析。

也许伊薇特真的可以给他力量,也许上天可怜他的执着,总之,这个过程里,运输车没有碾过什么大石头之类的东西。马丁就这么半蹲着,和乔治一起把两台鼓风机推到车厢板尾部并固定好。

伊薇特看了一下表,拿起通话器,呼叫后厢的乔治:“启动。”

“是,长官。”

鼓风机开始工作,许多用于感光器的银粉,被高高地扬起,在运输车后飞扬。而这时候鹰族不懈的攻击,终于得到回报:在第四次被子弹命中以后,就算特制的轮胎也开始出问题了,尽管没有击破,但轮胎出现了鼓包,当碾过路上某块小石头,右后轮“膨”的一声爆开了。

“不要减速。”伊薇特对着托尼这么说。

托尼胀红着脸道:“不!我们应该停下来,要不都会死的!”

“这不是赛车,这种运输车每边都有八个轮子……”没等伊薇特说完,又是一声巨响,这回有两个轮胎一起炸开了,“坚持住,还有一分钟!坚持住!”

“一分钟后和现在,有区别吗?议员,我们还是得面对那班鹰族的混蛋啊!”

“有区别,你可以做得到,坚持一分钟。”

一分钟,也就是六十秒,对于一百多码时速的运输车,也就是开上不到二英里的距离。

但是托尼没能坚持完这二英里,因为这两英里太过平坦,而且没有大的转弯。这种自重二十吨的运输车,不可能跟后面鹰族驾驶的SUV越野车比速度。只不过之前极差的路况,让鹰族的中央芯片判定为最高时速不能超过八十码,而且还有许多急速的弯道,使得托尼的技术得到发挥。

平坦的道路,让这一切都成泡影,而失去后视镜的托尼,只能盲目走Z形,依靠巨大的车身来做阻挡,一颗子弹穿过车门,击中了托尼的腹部,而托尼马上就歪倒在运输巨大的方向盘上,没有跟众多影视作品里一样,坚持到最后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